当前位置:主页>家教经验>
语文课堂如何才能更具生命力
来源:  作者:
 3月份以来,按照学校整体工作安排,语文学科委员会多次进行随堂听课,并认真及时展开研讨。在最后的座谈会上,我们一致认为:当前语文教学的问题,其实就是多年来一直存在的问题;语文教学的问题,其实就是所有学科都存在的问题——课堂的生命力问题。主要表现为:
1.回答问题的学生越来越少,而且随着年级的递增,举手的人数呈递减趋势。教师提问,要么直接点名,要么集中在几个同学身上。
2.敢于提出问题的学生几乎没有——准确地说,是没有机会提出问题。
3.教师主导课堂的欲望和能力很强,滔滔不绝,如醉如痴,激情四射,学生却游离在课堂和文本的表面,或似是而非,闪烁其词,或退居一隅,面无表情,或精力分散,扰乱课堂。
教学即对话,可是在这样的课堂上,对话的深度、广度、效度都受到了空前的挑战,这样的教学也很难说是有效教学。
是什么原因使学生丧失了对话的兴致?是什么原因使课堂的主人反而退到了课堂的边缘?除去内敛、低调的文化心理的影响,我们语文老师需要反思什么呢?

反思一:你“教了什么”?
“教什么”永远比“怎么教”重要,是一条铁定的教学规律。
福建师大的孙绍振教授,曾在比较中向我们揭示了语文教学的难点。他说,自然科学或者外语教师的权威建立在使学生从不懂到懂,从未知到已知。而语文教师,却没有这样的便宜。他们面对的不是惶惑的未知者,而是自以为是的“已知者”。如果不能从其已知中揭示出未知,指出他们感觉和理解上的盲点,将已知转化为未知,再雄辩地揭示深刻的奥秘,让他们恍然大悟,就可能辜负了教师这个光荣称号。语文教师的使命,要比数理化和英语教师艰巨得多,也光荣得多。数理化教师英语教师的解释,往往是现成的,全世界公认的,而语文教师,却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作独特的领悟、探索和发现。不能胜任这样任务的人,有一种办法,就是蒙混,把人家的已知当作未知,视其未知如不存在,反复在文本以外打游击,将人所共知的、现成的、无需理解力的、没有生命的知识反复唠叨,甚至人为地制造难点,自我迷惑,愚弄学生。这样的教师白白辜负了自己的生命。语文难教,难就难在要从学生的已知中揭示未知;语文好教,好就好在容易蒙混、愚弄学生。怪不得上学的时候就不断地听人说,是人就能教语文。“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原来都是糊弄的主儿。
譬如小说教学,湖北的余映潮老师认为,研究小说的教学,先要研究小说教学的基本内容;研究小说教学的基本内容,是为了让我们透彻地知道,小说教学应该教什么。浙江的王尚文教授认为,文学作品教学的内容,这个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恰恰是目前我们文学作品教学中存在的一个最大的问题。上海的李海林校长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学生对教材上的小说几乎没有热情的真正原因,不是教学方法,而是教学内容——我们教的既不是学生感兴趣的东西,也不是我们平时阅读小说时会关注的东西,我们教了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教什么”,对语文老师永远都是一个挑战。可是现实却是:教了学生不感兴趣的,教了作为读者连自己都不关注的,教了没有用的,教了学生自己能弄懂的,教了文本共性的非个性的。相反的就是“没教什么”:没教学生感兴趣的,没教作为读者肯定要关注的,没教更多有用的,没教学生自己弄不懂的,没教文本个性非共性的。
这样的教学,学生怎么可能会参与呢?

反思二:你从学生的心灵出发了吗?
由著名的建构主义童话“鱼就是鱼”,我们知道,鱼只能重新组装自己原有的知识经验,构造起对新知识的理解。建构主义认为,学生是自己的知识的建构者。学习是学习者在原有知识经验基础上,主动建构内部心理表征及新知识意义的过程,既包括结构性知识,也包括大量的经验背景。学习者不是被动地接受知识,而是对信息进行主动地选择和加工。学生不是从同一背景出发,而是从不同背景出发。学习应该是在教师等的协助下,形成一种独特的信息加工过程,建构出更符合意义的东西。
因此,最有效的教学,一定是从学生心灵出发的教学:以学生的已知为起点,又不断地打破知识的平衡,制造新的“最近发展区”。
曾几何时,我们总是一厢情愿的为学生精心设计巧妙的切入点,寻找着进入文本的最快捷,甚至是最“科学”的方法,而把学生的感受和问题冷落一旁,难怪有时候学生对老师的这种“敬业”并不买账,因为老师所讲的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起码不是他们最关心、最急于要解决的问题。于是课堂上也就出现了你讲你的、我想我的,师生之间缺乏平等对话的共同话题,从而使交流几乎陷于停滞,本应是水乳交融的和谐,现在却成了油水难融的尴尬。于是课堂也就不能自由呼吸,生命活力也就不再,那种麻木呆滞、无奈忍从的沉寂课堂便一次次重演。
视学生为一无所知和没有情感的容器,忽视了学生的感受和经验的教学,学生怎么可能会参与呢?

反思三:你和学生的关系怎样?
上海的卢家楣教授主张当前迫切需要运用情感心理学理论推进新一轮课程改革,他的观点可以概括为四个字:以情优教。他说,教师的主导情绪状态对教学效果的影响举足轻重。反思我们的语文课堂,是不是过于庄重、严肃?高雅没有错,可是一味追求是不是也会失去观众?我们是不是总是怀着对知识的无限敬畏,对自己教学设计的无限自得进入课堂,而唯独眼中没有最不该没有的学生?试想,处于可能被漠视和挖苦中的学生,自卑、自责、紧张、焦虑,何谈轻松和愉悦,甚至是安全?怪不得学生不敢言说,不想言说,也不能言说了。沉寂课堂的背后,原来是教师情绪的左右。安全,是实现对话的心理基础。
卢教授又说,要实现和谐的对话,有三个要素:讲的人声情并茂;听的人心情愉悦;讲的人和听的人关系好。这三者缺一不可。我就想到,有时我们做到了满脸堆笑,慈祥得很,可是为什么学生还是不买我们的帐呢?除去教学设计的原因,那就是教师的主导情绪不应只表现在课堂45分钟里,而是贯穿在整个教育生活的始终,也就是你必须和学生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你课前刚发了火,或者平时都是一脸严肃,单凭课上暂时和蔼的表情,还是不能真正走进学生的心灵。相反的是,有些老师业务一般,备课也没下太大的功夫,提问也不见得有巧妙,为什么却能备受学生喜欢、课堂气氛活跃、教学成绩也不错呢?现在看来,这和师生平时就有比较融洽的关系息息相关。
学生对教师的情感认同,是实现有效教学的前提。

对策一:分析,从矛盾开始:
孙绍振教授曾满腔义愤地指出,当前中学语文教学中,大量充斥着的是无效的分析,围着外围打转,由表面到表面滑行,造成大量的庸人自扰。他说:“在语文课堂上重复学生一望而知的东西,我从中学生时代对之就十分厌恶。从那时我就立志,有朝一日,我当语文老师一定要讲出学生感觉到又说不出来,或者以为是一望而知,其实是一无所知的东西来。”
什么才是有效的文本分析?怎样进行有效的文本分析?
孙老师认为,我们对作品进行分析,如果满足于作品与对象之间的同一性,这实际上是从表面到表面的滑行。什么是分析?分析就是把本来似乎是统一的东西深层的内在矛盾揭示出来,分析的对象就是矛盾和差异,无矛盾无以分析。怎样发现矛盾呢?就是通过还原的想象揭示出来——首先要从文学语言中“还原”出它本来的、原生的、字典里的、规范的意义,其次把它和上下文中,也就是具体语境中的语义加以比较,找出其间的矛盾,从而进入分析的层次。

对策二:一切为了学生——教师的课堂生命姿态:
1.教学的准备是学生——以学生的眼光审视文本:
教师在备课时,如果首先抛开对任何资料的依赖,以学生的眼光和心理审视文本,就会最大限度地预测学情,获得宝贵的“第一印象”,从而据此设计教学过程。这种亲自“下水”体验到的“温度”,正是师生的共同感受,因而便成了课堂上师生平等对话的话题。

2.教学的序幕是学生——着眼于调动学生的情感:
也就是教学的导入,着眼于学生的兴趣点,致力于调动学生的情绪,从而激起学生强烈的阅读期待和学习兴趣。

3.教学的起点是学生——从学生的心灵扬帆启航:
学生才是学习的主体,学习的主人,他们的体验、经验、能力、情感、态度、习惯,他们初步接触文本的感受和问题,才是教学的起点。其实这本应是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到底是谁在学?是学生在学,是教师在帮助学生学,而不是教师在学或是代替学生在学。
一言以蔽之,教学一定要从学生的心灵扬帆启航。这就是“以学定教”的教学理念。

4.教学的过程是学生——教师要“贴”着学生教:
何谓“贴”?即由学生提供对话的话题,教师跟着学生的思路走,学生自能理解的就不教,不能理解的才教——教师是作为一个“守望者”、参与者的角色而存在的。从空间感觉上讲,教师是居于学生之后,若即若离的。这就是“先学后教”的教学理念。
为什么要“贴”?因为在课堂对话中,教师提前做了深入研读并且阅读了大量的资料,从而“垫高”了自己,做好了课堂对话的充分准备,似乎达到了与文本平等的地位。但是由于受生活阅历、阅读能力、研读程度的影响,学生是处于弱势地位的,因此在学习和对话中,他们难免会出现肤浅、片面甚至是错误的解读。所以在学生最需要教师的时候,教师便要恰如其分雪中送炭般的降临,否则,学生的学习“从流飘荡,任意东西”,教师的存在又有何意义?
怎样“贴”?一句话,需要教才教,需要教一定要教好。一般手段为穿插引用、寻章摘句、咬文嚼字、慢研细磨、吟诵美读。例如生字词的处理,不再作为一个单独的教学环节出现,而是放在教读中随机纠正或强化,这样不但促进了学生的预习,还做到了字不离词、词不离句,而且有的放矢,避免了无效劳动。再比如写作背景,不必要在导入课文后,不分青红皂白就机械地推出大篇幅的文字介绍,而是放在学生解读文本最需要的时候,或者说是离开背景不行的时候,教师“雪中送炭”,酣畅淋漓地“浇它个透”!这不但选择了点拨的最佳时机——学生思维“愤”“悱”之时,而且使课堂教学面貌呈现出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跌宕之美。
“贴”到什么程度?概括地说,就是把肤浅的“贴”深刻了,把片面的“贴”全面了,把误读的“贴”正确了,把笼统的“贴”细致了——“贴”它个明明白白,“贴”它个透透彻彻,“贴”它个淋漓尽致,“贴”它个心动共鸣。

5.教学的归宿是学生——激动一阵子,管用一辈子:
教学最终的落脚点,要落实在学生语文知识的积累,阅读能力的提高,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提升上,从课堂里走出的是一个个“新我”。语文教学,不仅要让学生“激动一阵子”,更要“管用一辈子”。
一切为了学生,应当成为所有教师的课堂生命姿态。这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教师存在的价值在于学生的需要,没有学生,教师便毋需存在。是因为有了学生的需要,学习的需要,才产生了教师这一职业;而不是为了教师这一职业,才去设法制造了学生和学习。

对策三:优化、改善师生的关系:
创设安全、民主的对话氛围,使学生敢说;营造和谐、愉悦的对话氛围,使学生想说。
教师的情感投入,可以弥补自己业务的不足。对学生的爱,会让教师自己变得聪明起来。

对策三:构建“问题探究”语文教学模式:
“阅读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不应以教师的分析来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在语文阅读教学中,我们经过反复思考和验证,构建了“问题探究语文学习模式”。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